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8日文章,原题:美国华裔二代学习中文的困境  移民到英语或其他语言国家的华裔,多多少少都面临子女如何掌握中文,以及能把中文掌握到什么程度的

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8日文章,原题:美国华裔二代学习中文的困境  移民到英语或其他语言国家的华裔,多多少少都面临子女如何掌握中文,以及能把中文掌握到什么程度的
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8日文章,原题:美国华裔二代学习中文的困境  移民到英语或其他语言国家的华裔,多多少少都面临子女如何掌握中文,以及能把中文掌握到什么程度的问题。笔者曾亲耳听到从香港移居美国的餐馆老板认真地用中文说:我们是中国人,下一代一定要会中文。对于在美国出生或者10岁以前就随父母定居美国的华裔孩子来说,大环境和主流语言的影响,难免对中文的熟练掌握及自然运用造成很大干扰。笔者曾见到有的华裔二代孩子,虽然在中文学校学中文,但绝大多数时候,一张口就本能地用英语表达自己的想法,中文实际上很难成为自我表达的首选语言。事实上,不仅在美国成长的华裔二代在学习中文方面面临困难,就连不在美国出生长大,只是在美国读大学然后留下来成家立业的留学生,也更倾向于用英文。由于外部环境对塑造语言习惯所起的关键作用,除非在华人特别集中的地方,第二代华裔几乎很难把中文口语和汉字掌握得尽善尽美。事实上,有不少华裔二代孩子对写汉字也产生畏惧和抵触情绪。笔者曾听来自中国台湾的父母谈到美国中文学校中文教材的一些瑕疵,比如,课本里的“扫地”这个概念,就不太容易被在美国出生成长、只知道吸尘器的孩子理解。在中文尽可能纯熟之外,笔者认为,华裔父母应该更加注重下一代对中国的全方位理解。由于种种原因,笔者的孩子也属于中文并不灵光的一类。但是,这个十几岁的孩子却对中国的诸多问题,如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关系、客家文化的起源、“一带一路”倡议等等,都产生强烈的兴趣,并积极上网查找资料。笔者也不断回答孩子的种种提问,协助查找资料、解释概念、提供看法,帮助他摆脱英文媒体的局限,尝试多角度地看待中国。在这种教育下,他首先产生对讲究人多热闹的中国生活方式的某种认同,和对中国问题的兴趣,然后由于搜求资料的需要,反过来主动学习汉语词汇和表达方式。另外,笔者也把香港老电影作为引导孩子进入中文世界的一种途径。平时生活中,笔者也注意中西饮食结合,让孩子越来越喜欢中式烹调、中国茶饮,而通过中国商品包装,也可以继续识字教育。在笔者看来,学好中文固然重要,但父母利用自己的经历和阅读优势,引导孩子对中国本身产生深入和持久的兴趣,以及情感上的亲近,也是一种可行办法。只是由于这部分内容可能在一般中文学校教程之外,要仰赖父母更多的精力投入和引导。(作者伍国)责编:夏丽娟